选择性目盲

“或愤怒,亦或悲伤,不过是选择性目盲。”——《乌合之众》

对不起

一直想着能再见到你
原来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了
你一跃而下时究竟是怎样的心情呢
如果能陪你一起走过噩梦就好了
如果那时能多关心你,多和你聊聊天就好了
都是我的错

我几乎不做梦,也向来记不住自己的梦境
可我梦见过你很多次
梦见那次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,你站在我身边一起练表演操
梦见那次我们一起坐在国旗台聊着无意义的话题,喧闹的操场却沉默的像无人
梦见那次最后一次见你,晃荡地走过火车车厢昏暗的尽头,你就出现在那里
梦见过虚构的一次,梦里你吻了我的脸,触感无比清晰

可眼泪打碎了所有我关乎你的幻梦
我的悔意和爱意来得太迟
对不起
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

你实现了,惟一的一次飞翔,成为永久
我会铭记到死

细节死

决心假期好好写文干活

庆祝自己赌到了内格夫哎嘿嘿_(:зゝ∠)_